MyDearestGlanvill

【EC】噢我们那新来的外教!

*题目又名〖论迷妹的自我修养〗
*文风脑残
*重度ooc预警      

===============================

今早上英语课前刘姥姥跟我们说两个外教都回国了,学校换了新外教。     

我抱着英语书哭了出来。啊,南非的老婆婆Annelie和洛杉矶的小姐姐Francy!南非婆婆我随便的,不过啊,她的蓝眼睛可真漂亮!可是我超好看的Francy啊!我还没鼓起勇气问你要推特号呢!唉,漫漫人生路有缘再见了!
       
生活还是要继续,我擦了擦眼角并不存在的眼泪,低头继续背单词。

      
讲真我心里还是很期待新外教的,具体表现为我现在正坐在口语教室里腰杆挺地倍儿直等外教来上课。

诶诶进来了!      
……       
卧槽,这不是詹老师吗?
诶哟喂破学校这么有钱能请到菊苣?果然学费不是白交的!还是菊苣觉着好玩跑来天朝当外教玩儿?

不对呀他前天发在ins上的图还是个光头呢,那是假发?

我像一条濒死的秋刀鱼一脸惶恐地看着讲台上的男人。也许是我的目光过于直白,他朝我露出了疑惑,不解以及友好的微笑。

“下午好,我是你们的新外教Charles Xavier,来自英国。”

卧槽卧槽卧槽,所以你不是一美是查查?

行,就冲你无害的微笑我信,一美才不无害。次元壁崩了?这事还能让我碰上?这是教授和老万来我天朝挖变种人了还是我掉到了哪个AU里啊?我是在做梦吗,啊啊我不要醒过来,按这个设定一定是小甜饼!
       
“今天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大家可以做一个自我介绍吗?虽然人有些多,但我想我会记住的。从我开始,名字已经说过了,你们可以叫我Charles,或者pro……呃……sir,我喜欢阅读,下国际象棋和大吉岭红茶。”

“和Erik。”我小小声地补充了一句,然后他朝我投来了意味不明的一瞥。

我是被脑了吗?!

我前桌十分不情愿地站了起来――是个口语极差的白白的小胖子,我突然想起来他洋名叫Eric。
 
“My...my name is...E...Eric.”小胖子紧张地扶了扶眼镜。

然后我看见Charles嘴角抽了抽。

我抱着看戏不嫌事大反正有糖吃的心态跷起了二郎腿,完全没在意小胖子讲了什么。
 
“Please.”Charles轻轻地敲了敲我的课桌。
        
我慌张地收起痴汉笑,站起来和他的蓝眼睛对视。啊,去他的Annelie,和眼前这位比起来她就是个渣渣。一美/教授的蓝眼睛世界第一好看!
        
“我是Glanvill,爱好是EC”我好像还怕别人不懂一样还补充说,“就是X战警里那个……”
        
……
        
等等我刚刚说了什么?!我怎么把圈名说出来了 ?还说我喜欢EC?天地良心我是想说我喜欢漫威的啊! 所以我一定是被脑了吧?
        
我心虚地看了一眼惊愕的Charles,他的表情那叫一个精彩绝伦。
       
“呃……我的意思是我喜欢漫威和英摇。”我改口。
       
“嗯……你真是个……有趣的姑娘。”他友好地拍了拍我的肩。
        
看其他人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估计是被脑了,“漫威”这个词和平时没什么不同,嗯,次元壁没毛病。我在心里给自己的逻辑默默地点了个赞。可从今往后让我如何面对教授?! 我心情烦躁地在本子上画了个老万的头盔。
        
另一位外教会是谁呢?只是个普通的外国人还是老万呢?如果是老万的话那就……嘿嘿嘿。我笑出了声,被同桌白了一眼。

        
下课后我看见Moira从另一间口语教室走出来,还特自然地跟Charles搭话。艹,果然天底下没那么多好事。
         
        

吃完中饭我在自动贩卖机里拿了两个甜筒,以平复复杂而难以言喻的心情。
        
回教室的路上我隐约看见校门口有一张熟悉的脸似乎在和保安争辩着什么。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抱着甜筒望向校门口。
        
听意思就是保安不让他进来,然后他好像快哭了,露出了32颗牙。然后我看见学校的铁门和栅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弯曲。
        
妈耶!我冲到校门口,把两个甜筒塞到他手里“给你吃给你吃,你别哭更别拆我们学校啊!” 我一本正经地跟保安解释说这是我家的一个智障亲戚,是来找我的,那个保安叔还真信了。
       
“这么说吧,Charles能算我老师的,你有什么难处或许可以说给我听?” 我看着他手里的甜筒咽了口口水。
       
“Huh? Charles到哪里都很受欢迎,你是不是也喜欢他?”
       
“你他妈有病吧!我可是高举EC大旗永不倒的!”我拍拍了自己的小平胸,“你知不知道那个Moira都快把她整个人都挂到Charles身上了!你不管我都要管了!我不知道你们两个发生了什么,但我会尽我所能帮你追教授的。”
       
“为什么帮我?”
“人间有真情人间有真爱。”
“……我叫Erik Lehnsherr。”
“我知道,你可以叫我Glanvill。”我破罐子破摔地伸出手,“以后我们就是盟军了。”
“你不要什么报酬的吗?”他握住我的手。
“嗯……真要什么回报的话……你们接吻给我看就好啦!”
“……”
 “你个变态。”

———END.———

或者会tbc,取决于脑洞了……

评论(8)
热度(40)

MyDearestGlanvill

我就是乱写,是个没文化的野人。

© MyDearestGlanvi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