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DearestGlanvill

【鲨美】末日审判书

01  James McAvoy

       
从助理手里接过那张请帖的时候,我笑了出来,由衷的。他奇怪地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带上门出去了。
        
信封用深红色的火漆封了口。我看不出来敲在上面的印章是什么。扯掉那块有些蠢的封蜡后露出了和信封一样颜色的请帖,上面印着烫金的Michael Fassbender和Alicia Vikander。往下是用黑墨水写出来的James Mcavoy――用夸张的花体。
       
我的手指攥着请帖和信封,我的眼睛从它们上面移开,看向了化妆镜。我突然觉得自己光秃秃的脑袋很可笑,十分可笑。我闭上眼睛吸了一小口空气,也许是为了泄愤,我把手里的东西扔到了那个五步远的圆桌上――上面摆了一个雕花的玻璃花瓶,里面插着香水百合和重瓣红玫瑰,我记得那些花好像是粉丝送的。
        
信封盖住了请帖,它珠白色的材质在灯光下折射出细密奇异的光和色彩。  
      
十秒后我认命般地朝桌子走了五步,去拿请帖。James McAvoy应该是沾到了从花瓶里溢出来的一小滩水,它晕开来了,在那个地方留下了一块模糊的、黑色的墨水印。


       
“Will you come?”  他拧开一瓶水,坐到我右边,看似不经意地问道。  
        
“What?” 我怔了怔,随即反应过来他指的是什么,但他在我回答之前开口解释了――     
        
“My wedding, attend my wedding.” 他像往常一样看着我。
       
“...I don't know.” 淹没的片场和Alicia的眼睛突然在我的眼前闪过。“But I do not...”   
        
“Alicia is a utterly good girl. But you are the most attractive person I've met.” 他说了这样突兀的一句话。        

        


他的角色总是一些充满矛盾的混蛋,或许他本身就是一个充满矛盾的混蛋。
        
我扮演过自卑的狂妄的死板的疯狂的各式各样的人。我仍然能记得苏格兰皇家戏剧学院里的一位教授――名字我实在记不清了――说“当你们按照公众喜爱的方式来说话,来表演,甚至来做人,你们就会被公众所喜爱。但是当然了,最后你们也许,我是说也许,有很大的概率,迷失自身最重要的特性。”  
       
他就是在放屁,真的。那时的我会把这种屁话奉为真理,然而那时的我也永远不会预料到几十年之后我会羡慕或者说是嫉妒,那些不会为了什么利益去掩饰内心的同行们。
        
“你们不要抱怨人们想要的东西超出了你们认知范围,超出了你们接受能力。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大多数人认为的才是真理。” 那个老混蛋还说。
        
好吧,我完全可以讲你们爱听的,毕竟人人都爱跑火车和黄段子,我也不例外。 我可以用各种各样的荤笑话和不厌其烦地讲那些“趣事”来掩盖焦虑脆弱暴躁的自己。

       
我们有什么感情吗?
       
我不知道,我们甚至连合格的朋友都算不上。交集只有一起拍的电影,私下里半年不会见面,互发的短信大多的是节日祝福,回复要等一个月。
       
但是但是,在片场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在古巴的沙滩上我的头靠在他的大腿上的时候,在一次又一次的访谈上他盯着我看的时候,在圣迭戈我们坐在一起接受台下女粉丝不怀好意的目光的时候,我的思想一跃而起,它在空中飞旋,我迷糊又清醒。它毫无防备地叫了出来:“你喜欢和他呆一起!”
       
我至今没有弄清楚过这种“喜欢和一个人呆在一起”算什么感情。这很可笑,也很荒谬。

       


―― 我几乎在瞬间就明白过来他的意思,那句快要烂在心底话跑出了喉咙―― “It is not tender, but weak, that cannot abandon either part.” *                                                         


『蒙特利尔-加拿大』

-------------------------------------------------

02  Michael Fassbender   

       

我承认我干过谷歌自己这种蠢事,其中有一条的联想词是“Michael Fassbender和Alicia Vikander”,点了它之后出现的第一个网页提到“Fassbender和Vikander之所以不经常一起在公众场合公开露面是因为他们很低调,并且不想被打扰。”  
        
不,我只是不想让他多想而已。  
        
我心里有一个声音这样说道。  
       
还有一个同人论坛上――是的我点进去看了――有一句话,“Lucy能像法鲨一样笑起来露出来两排牙,坎妹从某些角度神似一美;所以这就是:不能和你过完一生,就找一个像你的人共度余生?” *
       
也许她(或是他)说对了一半。
       
我常常会看见Alicia身上的一个重影。

       

所以最后他还是没有来。  
       
我有想过我给他请帖的行为可以说是非常混蛋了,当时Alicia问我要不要把他也叫上,我说不用了。
      
但是Alicia看着我笑了:“But he is your friend, don't he? I am aware of James is a quite great man, and he can make our wedding much more impressive. Everybody loves James McAvoy!”
        
我说alright。然后Alicia拿蘸水笔伸进墨水瓶里,在瓶口抖了一下,用花体在请帖上写下了他的名字。
       
婚礼简单到像平常的派对――除了左手无名指上多出来的戒指。它让我想起他的戒指――虽然去年他摘掉了,在手指上留下一道白色的痕迹。
       
它就像是一堵墙,一条不能越过去的线。
       
好了,现在我也有墙和线了。
       
我喝下一口干马提尼,越过Alicia的肩膀看见了他――1999年或是2000年穿着军装的他。他看着我微笑,像当年那样没有说话。
       
晚上我从浴室出来,手机显示有未读信息,看到联系人名字的时候我的手不自觉地抖了一下。

      〖新婚快乐。〗

      〖还有Evan说他很想你。〗
       

 最后是一张闪图。我盯着它看了五秒,笑了出来,由衷的。
        
那是美恐第一季里Evan Peters演的Tate的一张截图。
       
下面的台词是

         “I love you. ”   
         “Nevre said it.”     
                                            

『伊比萨岛-西班牙』

---------------------------------------------

注:

 *这句话是还混ACG圈的时候在《东京喰钟》里看到的,中文是“无法舍弃两方中的任何一方,那不是温柔,不过是软弱罢了。”  
       
*b站的一条弹幕,侵删。

====================
最后再叨叨几句
本来想在法鲨结婚前码好发出来。 结果被选考拖到了现在,再加上拖延癌晚期……
鲨美实在太虐心了,友情向都虐……
为了自己好受点还是暂时爬出坑吧,但我永远爱他们

评论(2)
热度(19)

MyDearestGlanvill

我就是乱写,是个没文化的野人。

© MyDearestGlanvill | Powered by LOFTER